我们今天的一切问题,都始于1914年的夏天

原标题:World War 1to Bitcoin

作者:Radigan Carter

2020年10月,在读了《当货币死亡》(When Money Dies)以及《金融之王》(Lord of Finance)之后,让我领悟到,我们今天的一切问题,都始于1914年的夏天,于是我写了这篇文章。

今天我想再次跟大家分享,因为对我们很多人来说,为什么要买比特币,原因绝不是激光眼那么肤浅。 由于政客和银行家们一系列错误的判断和决定,整个世界在1914年摧毁了自己,并且至今未能修复。

其后的一切,包括一战,20世纪20年代的动荡,30年代的经济萧条,二战,以及过去70年的美国霸权;究其实质,不过是这个世界还在上个时代的残骸中漂流,在试图找到一种方法,去解决当初那令人难以置信的战略失误。正是那些失误,撕裂了人们所处的世界,并意外地结束了金本位制度。

中央银行家和塔利班

各国央行目前正在研发他们自己的数字货币。这就像007里面的那些自恋的大反派,把我们绑在桌子上,开动激光慢慢地移动,准备把我们切成两半,同时告诉我们他们的邪恶计划。 央行已经很清楚地明示了他们的终极目标,就是深度的负利率。 最初是在2018年,他们写了关于负利率如何运行的IMF工作研究报告;最近在2021年,他们说, “迄今为止的证据表明,负利率成功缓解了金融环境恶化,并且没有引起重大的金融稳定问题。” 对我来说,塔利班在阿富汗试图杀死我,和中央银行家用负利率惩罚我,二者没有任何的区别,只是他们要我性命的速度不同。

塔利班至少自己还要冒着生命危险,使用AK47发射子弹,以2350英尺/秒的速度来杀我。 而中央银行家们则以为,他们可以在一个正在衰微的时代,像巫师一样,坐在虚荣的高位上,高枕无忧地以每年负4%的速度榨干世界上的生命。 但是一如往昔,和之前所有的时代一样,当罗马的灯火熄灭,当“手抄本标题中的诸神”(the Gods of the Copybook Headings吉普林的一首诗)归来,这些金融巫师将会魂飞魄散。 对此你可能完全不同意,或者你对比特币完全陌生,看着它涨到6万美元,想着是不是应该买一点。 这篇文章不是比特币入门,不是告诉你怎么购买比特币;而是关于当初我为什么买比特币,是因为我相信人性是不变的。 正如马克·吐温所说,“历史不会重演,但它经常押韵。” 所以,在我们走向未知的未来的时候,回头看看过去那些银行家、政客、经济学家所做的决定,并且牢记在心,是很有帮助的。

1871年,普鲁士

到1870年,在英法俄等老派帝国的地缘政治大博弈之下,全世界已经被彻底瓜分完毕了。对于当时刚刚在欧洲中部统一的德意志帝国来说,它正在建造自己的军舰并且迅速地现代化,但是已经没有剩余的土地供其征服了,除非其中一个旧帝国倒下。 在阿富汗,英国和俄国甚至划了一片贫瘠的土地给中国,只是为了避免两大帝国共享边界,可能发生什么误解而导致全面战争。 19世纪末,是一个我们从未见过的世界。在那个时代,每个发达国家都实行自己的金本位,每个先进的经济体和中央银行家,都看重强势货币的价值。 黄金很难转移,去满足流动性的需求,所以,金本位制度的经济体难免存在市场波动。但即便如此,19世纪也是历史上经济扩张最快的时期之一。

美国开拓了西部,各国都修建了铁路,实现了工业化,苏伊士运河的建成进一步连接了全球贸易。 当时主要的经济学家认为,战争已经永远地从地球上被驱逐了,因为对贸易伙伴发动战争,它导致的经济后果将是毁灭性的。 对于第一次工业化战争的破坏性,他们的认识是对的;但是,认为这个世界是理性的,每个国家都会按照经济利益而行事,则大错特错。有些东西胜过金钱。 当一个国家能够通过将货币与黄金挂钩,并保持足够的黄金储备使其货币坚挺,从而跻身于世界现代化国家的行列,这被视为一种民族自豪感的体现。 在外交和军事上,黄金储备都具有重要的作用。大量的黄金储备,相当于19世纪帝国的威慑性原子弹。 这是由于19世纪的“现代经济事实”(modern economic fact),它意味着一旦黄金储备耗尽,国家就无力再维持军事开支。 如果不能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争端,一旦展开战争,拥有最大黄金储备的国家,就有信心在军事开支上超过对手,从而获得胜利,然后将账单交给战败国,通过割地、赔款,扩大帝国的版图,以及在贸易和地缘政治上的主导地位。 在1905年和1911年,德国因为觊觎北非,就摩洛哥与法国发生了外交冲突。由于英国和俄国都站在法国一边,德国两次都失败了,不仅没有瓦解三国协约;更糟糕的是,德皇威廉二世的银行家告诉他,德国无力承担战争,因为他们的黄金储备不够多。 摩洛哥在法国人手上,被德国视为一种耻辱。于是,凯撒威廉二世下令,要将德国的黄金储备增加到欧洲最大。这最终导致在1914年夏天,德皇凯撒有足够的信心支持奥地利,开始了第一次世界大战。

1914年6月28日,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,萨拉热窝

斐迪南大公被刺杀前一小时,有人向他的汽车投掷了一枚手榴弹。汽车开到一条路上,后来路太窄,汽车过不去,只好退回到另一条街。这时在附近咖啡店,有另外一名无政府主义者在喝浓咖啡。他得到机会,走到车前,用一把点38的手枪,从费迪南大公和他的妻子各开了一枪。 暗杀发生后,欧洲的领导人、政客和银行家们都小心翼翼,看上去和以往典型的夏季活动(一般是度假)没什么不同;同时他们故意误导新闻记者。因此,当时的普通民众根本没有意识到,在大公被暗杀之后,欧洲大陆是如何迅速滑入战争的。

媒体不知道或者不报道世界上真正在发生的事,一点也不新鲜。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地缘政治游戏。

1914年夏天,一个原本紧密关联的世界开始分崩离析。那些没有充足的流动资金去偿还债务的人,突然发现自己被银行抛弃了,他们陷入了经济上的灾难,被迫宣布破产,并以任意的价格出售资产去获得流动资金。 情况发展得非常快。 费迪南大公死后四周,数以百万计的人就被武装起来,向战场进军。第一场工业化的世界大战,如地狱般恐怖,它将撕裂社会,掀翻帝国,并粉碎时代的根基,再无从修复。

欧洲金本位制度的结束

黄金储备对国防战略至关重要。因此,随着战争在1914年夏天正式打响,各国央行迅速暂停了金本位,并且拒绝用户提款或贷款黄金。 这只是另一个层面的数学问题和风险管理。对政客来说,以数百万人的生命和国家的生死存亡来衡量,银行对个人的承诺根本不重要。

那些想在世界大战的时候从银行里提取黄金储蓄的人,就是算错了这道数学题,站到了更大的地缘政治力量的错误一边。很不幸,这就是现实;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充足的流动性。 法国人带头,银行迅速中止了金本位,拒绝用黄金支付人们的储蓄,只付给纸币。 欧洲各国政府紧随其后,以世界大战为借口,放弃了金本位。

由于战争控制了全球贸易,然后黄金又不方便运输,所以人们想提取黄金储蓄的需求,无法得到满足。 为了运输和确保其黄金储备,法国人为物流和运输所做的规划,细密繁杂,简直令人难以置信。

在某种程度上,看看这段历史,为我们认识比特币的维护和交易成本,提供了一个不同的视角。 因为担心被德国军队突破防线,法国的银行清空了在巴黎的金库,付出的成本和代价是多少呢? 前线很近,战斗的声音在巴黎都能听到。事实上,如果你曾经喝过一种叫法式75的鸡尾酒,那就是一战期间在巴黎发明的。因为它的劲儿非常大,喝完感觉就像被法式75的炮弹击中了。 有史以来地球上最惨烈的一些战斗,就发生在几英里之外,法国人却正在发明一种新的鸡尾酒,并且以炮弹的名字命名,你不得不佩服法国人热爱生活的方式。

但是,请想象一下,转移黄金储备要做的物流和后勤工作。 清空巴黎周围的银行金库,需要数千人做安全准备,然后把黄金运到已经在等候的火车上,连轨道都事先做了清理。火车驶出巴黎,前往法国政府预先安排的一个秘密的新地点,车站武警都随车前往。 到达之后,把黄金卸下来,然后安全储存,供政府用于资助战争。

后来,随着战争不断延长,黄金又被装车,运到港口,转到货轮上,漂洋过海运到美国去购买作战物资。到了美国,货轮驶过自由女神像,停靠在纽约,黄金又被吊下船,装上卡车,开到美联储的金库。然后再次卸货,搬运,存放和物理计数,再由文员统计到账簿上。 除了这一系列的成本,还要加上人们生活的社会成本。

无法提取黄金储蓄,给个人的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困难和动荡。纸币在整个战争期间被政府贬值了50%,然后又实行了配额制,能买到的商品越来越少,人们的生活濒临崩溃。 所以,在考虑维护比特币网络的成本效益上,参考上面这些价格是合乎情理的。 至于说比特币需要电力和互联网来运行,看看我们周围的现代世界。大多数人手上的现金不足200美元(89%),69%的人储蓄少于1000美元,以备不时之需。 不过我们是否喜欢,现代生活的命脉,就是电网、互联网和信用卡。如果电力和互联网瘫痪,比特币是我们最不关心的问题。因为没电的话,无法购买食品或汽油,大多数美国人都撑不了几天。

金融巫师,大错特错

1914年,在日益加剧的冲突中,当时最聪明、最博学的政治家、经济学家和银行家,都自信地估计战争很快就会结束。

他们认为,即使是德国,拥有大量的黄金储备,但是在全面的战争中,它的黄金也只能维持一年多一点的时间。

在法国,在数以千计的定时炮击之下,整个山顶都被夷为齑粉,人和马都被埋葬在泥浆之中,或者在机枪交错的扫射下,被打成了筛子。死在战场上的人,数十万计。

当时最精明的经济头脑,从来没有想过,即使黄金储备耗尽,那些帝国还是会持续战斗。他们认为,当账本上的黄金储备数字变成0,在法国扫射的机枪就会停在那里。 并不是要谴责他们,这只是一个残酷的警示,提醒世人,那些在政界、银行和经济领域居于高位的人,他们可能错得多么离谱。 当我们对这个世界作出确定性判断的时候,我们必须对自己判断的确定性保持谦卑。 如果在1914年,每个中央银行家、政治家和经济学家,都会犯那么严重的错误;那么在2020年,认为负利率将铺就繁荣之路,他们也会犯同样的错误。

1914年那个惨痛的误判,带给人们残酷的现实。在整个战争期间,各国的货币供应至少翻了一番,税收和债务大幅增加。当1918年无人区的硝烟散去,留下一个千疮百孔的欧洲,在债务、死亡、破碎的一代、社会的动荡和经济的溃烂中飘荡。 在货币方面,整个世界至今没有从一战中恢复过来。

最后的金本位制

到1918年,战争结束后,世界已经完全不同。 俄国在与工业化的德国军队的战争中损失惨重,落入一小撮激进分子之手,他们利用危机,成功得夺取了权力,杀死了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家人,在随后的内战和清洗中,屠杀了1000万同胞,后来又残暴地饿死了另外1000万。

这是一种“保证结果”的意识形态的开始,该意识形态在20世纪杀了1亿人。 “保证结果”,听上去这和裙带资本主义中,中央银行家和政客决定谁是赢家并没什么不同。 英国和法国在战争中失去了数以百万级的男人,他们没法再回归经济,进行工作。两国还面临着欠美国的巨额战争债务,为了避免大萧条,战争结束后,它们处心积虑地从德国和奥地利的平民身上榨取每一盎司的财富。

一战的债务庞大无朋,它主导了其后20年世界的政治和银行业首脑峰会,直到二战敌对行为重启。 到1925年,战争结束七年后,英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尝试恢复金本位,但并没有持续多久。 局势稳定几年之后,大萧条来袭。1931年,奥地利的银行倒闭,首先波及奥地利的中央银行,然后波及到英国,导致银行挤兑,彻底永久地结束了英国的金本位制度。 1931年之后,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后一个金本位制度的国家,尽管其金本位已经大大贬值。而就在仅仅17年前,地球上的每个发达国家,都以自己是金本位国家而自豪。

魏玛共和国的悲剧

魏玛共和国(德语:Weimarer Republik)是指1918年至1933年期间采用共和宪政政体的德国,于德意志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、霍亨索伦王朝崩溃后成立。

在德国,苛刻的战争赔款,使它不仅不可能恢复金本位,还在战后的5年里,给德国和奥地利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。 当美国人回到与世隔绝的北美大陆,享受着咆哮的20年代,拥有全新的洗衣机和收音机;德国人和奥地利人则经历着一场现实的噩梦。

1918年战争结束,此后的每一年,德国和奥地利平民的生活都比之前更差,因为盟国的政治家和银行家们,冷酷无情地把他们摁在贫穷、暴力和饥馑之中。 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经济和社会大灾难,它在1923-25年达到了顶峰。

当时,德国无力再支付战争赔款,也没有军队保护自己,于是被法国和比利时再次占领。 德国马克遭遇了恶性通货膨胀,失业者饿死街头,妇女为了养活孩子而卖身为娼,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民兵之间,冲突不断。饥饿难耐的城里人,骑着自行车到乡下抢夺食物,杀死农民。印刷厂每天24小时全速运转,印刷出100万、5千万、1亿、10亿,然后是50亿,最后是100亿面额的马克纸币。

后来,德国政府为了保持稳定,重估马克的价值,并决定转换为新的货币,这让那些持有主权债券、认为政府肯定会兑现承诺的人,彻底陷入了贫困。 这就像一记重锤,狠狠地砸在了中产和上层阶级的头上,这些人持有主权债券或养老金。而在战争初期,他们的银行家曾恳求他们,把自己的储蓄转移到一种更稳定坚挺的货币下,如瑞士法郎,但他们没有那么做。 这些人错误地以为,主权债券和养老金是安全的,政府肯定会履行承诺,结果是与国内的穷人和失业者一起,失去了一切。

哪些人没有痛失一切? 是那些在1918年初,看到政治家和银行家的政策动向,而将他们的储蓄转移为美元和瑞士法郎的人。 这些人后来可以大量地购买能够产生收入的资产,因为持有这些资产的公司和个人,都把杠杆用到了极致,认为他们能够永远用越来越贬值的马克支付资产,股票价格还一路飙升。

然而,当马克在通货紧缩的冲击下,被重新估值时,他们一下子被击垮了。 而如果你有美元或瑞士法郎,整个国家就像一个巨大的旧货市场,一切任你选购。 只需一美元,你就可以买到一家小的三角钢琴;还可以用白菜价买到农场和工厂;甚至,只需两美元,就可以租用整个柏林管弦乐队,在晚餐上举办私人音乐会;不是一个人,是整个乐队。这就是恶性通胀对德国人的剥削程度。

与这一切相伴的是,街头暴力频发,人们负担不起基本的生活必需品;股票价格飙升,因为所有人都拼命地押注股市,试图跑在通胀的前面;债券投资者则变得一贫如洗。 所有这些,德国央行从未承担过责任,反而一直宣传,说他们在全力提供市场需要的流动性。 这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。 帝国银行的行长坚持认为,印刷的货币数量,与马克购买力的下降以及全国范围内的混乱,毫无关系。

银行家和政客们说,马克贬值完全是因为对其他货币的汇率调整、进口成本的上升、货币投机者的过错,以及,无法印刷更多的纸币以保持领先于这一切因素。 这就好像在说,市场没有任何问题,都是华尔街赌场(今年逼空机构的散户社区)的错。 对于今天的四大中央银行来说,美联储、英格兰银行、日本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,他们永远不会有帝国银行行长的问题。因为帝国银行的行长,在印刷货币的时候,还受限于纸币的面额大小和印刷厂的运转速度。

今天的央行行长,只需要在电脑里输入1和0,就能够创造出数万亿的美元、日元、英镑和欧元。当你听到美联储主席说,美联储正在向市场提供流动性,他们做的其实就是这个。

而今年到目前为止,已经提供了数万亿。而每次他们这么做,都在使我们银行账户里的美元贬值。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的人们,购买资产不问价格,无论是股票还是房地产,他们都在指望央行推高市场和通胀的趋势,以便随着时间推移,增加他们资产的价值。

这就特别值得注意一下,魏玛共和国那5年的通货膨胀率。 1918年,1美元兑4.2德国马克; 到1923年,1美元可以兑4,200,000,000德国马克。 是的,你没有看错,1美元等于4.2亿德国马克,而在五年前是4.2马克。 人们认为比特币涨到50万美元的想法很疯狂;而美联储在键盘上敲了几下,就变出一万亿,却很正常?

1923年,为了抑制通货膨胀,德国帝国银行发行了一种全新的货币,称为Rentenmark伦滕马克(地产抵押马克)。 伦滕马克由地产做支撑,但依然值得怀疑,因为巴伐利亚的沼泽地,并不具有真正的流动性,作为抵押品去背书一种货币。 不过,在那个时候,普鲁士的退役军官,会在街上倒卖婴儿的尿布,因为这比他们的养老金更有价值。所以,经过五年的暴力和饥荒,人们并不关心新货币是否由沼泽地支撑,他们只渴望稳定。 帝国银行将汇率定为1伦滕马克=1,000,000,000德国马克。 同一批银行家和政客,先是制造了恶性通货膨胀,五年后一个转身,重估货币价值,消灭了所有人。他们消灭了教师、退役军官、富有的实业家、外国投机者。所有的人。 现在,各国央行都在研发自己的数字货币,但是还不清楚,数字美元最终怎么和当前的美元挂钩。

美元和美国国债,被各国作为储备资产用于全球贸易,也被很多不信任自己国家货币的人持有;如果各国央行更加机密地协作,如果全世界都开始用数字货币,那么这些美元和美国国债怎么办? 目前,美元在全球贸易结算中占近70%,而美国GDP只占全球GDP的20%,在布林顿森林体系2.0以后,美元保持这种优势的可能性还有多大?

根据布雷顿森林体系2.0和数字货币的实施状况,自1974年沙特阿拉伯开始用美元为石油定价以来,所有海外持有的这些美元和国债可能都将回流到美国。 而要消除这些债务和美元通货膨胀,一个很简单的方法,就是通过某种比率将其兑换成新的数字美元。 在我看来,这种风险是完全真实的;而比特币提供了一种方法,让我可以避开它,并置身于央行的数字货币之外。央行数字货币很快将成为现实,比大多数人想象得还要快。

请记住,政府总是会做对大多数人有利的事情以维护社会稳定(指民主国家),而大多数美国人没有债券,甚至也没有美元。对于拥有财富的人来说,事实上他们永远属于被否决的少数,因为必须进行相应的风险管理,而不是忽视这种可能。

咆哮的20年代

1925年,一些国家试图回归到不同的金本位制度。 英国经历了痛苦的大萧条,选择了通货紧缩的道路,想通过提高利率,把他们在战争期间印制的货币从流通中收回,以便将英镑重新与之前的黄金等价物挂钩,进而保证债券持有人的利益。 而法国则选择了不同的道路,并将其货币膨胀,并将法郎对黄金的价值设置得比1914年还要高。

后来的结果是,法国经济蓬勃发展,而英国的经济却受到了影响,尽管债券持有人对其打出了800分的信用评价。这一时期,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开端,约翰·凯恩斯认为,法国的温和通胀,就是通货膨胀利国利民的典范。 美国的经济则高速前进,产生了大量的新技术和新发明,如汽车、洗衣机和无线电。

到了1927年,英国和法国说服了美国中央银行,同意把美国的利率提高半个百分点。 英法这么做的目的,是想抑制美国股市的上涨。因为所有人都想发财,美国股市吸走了世界其他地区的流动性;而这加剧了欧洲缺乏资本进行战后重建的困难。 1927年半个点的加息,导致了1929年的股市崩溃。 1929年股崩之后,有差不多两年的时间,中央银行家认为,他们不仅成功控制了股市的投机,而且还避免了一场银行业的危机。

但是,到1931年,一家级别很低的银行发生了倒闭,接着全国各地的银行纷纷倒闭,又波及到了企业,无法获得资本的企业大面积破产,就像传染病一样四处蔓延。 为什么今天的央行不让银行倒闭,并且总是迅速地向市场提供流动性,原因就在这里。央行就像在打最后一仗的将军,对1931年由一家银行倒闭导致的系统性崩溃心有余悸。

大萧条和黄金充公

政治家都是一个德性,富兰克林·德拉诺·罗斯福(FDR)也不例外。 在1931年竞选的时候,他经常谈到美国政府不能拖欠债务。这就像说美国不能让其货币贬值。听起来非常美好。 然而,1932年,在宣誓就任美国第32届总统后不到一个月,他就做了完全相反的事。 罗斯福规定,美国人持有黄金将是非法的。国会还通过了一项法律,所有的债券和债务都可以用纸币支付,而不是黄金。于是,债券持有者不得不接受贬值的美元。

美国政府还人工干预黄金价格,将金价从1932年的20.63美元每盎司,直接提高到了1933年的35美元每盎司,并以此增加了货币供应量,使美元大幅贬值。 每个美国人储蓄账户中的每一美元都贬值了41%。

如果有人在1933年上交了一枚1盎司的金币,他会得到20.67美元;但在一年后的1934年,如果他能购买黄金的话,用同样的20.67美元,就只能买到0.59盎司的黄金。 自1933年以来,美联储从未停止过美元的贬值。 87年后,现在的黄金价格是1929.13美元。1932年的1盎司金币,在过去87年的复合年增长率是5.35%。

这意味着,自1932年以来的87年里,我们每年都损失5.35%的美元购买力。 现在,人们经常讨论的一个问题是,政府能否规定比特币是非法的,或者干脆没收,就像它们在1932对付黄金那样。 我觉得比特币不值得这么麻烦,对其征收资产税或者所得税,对政府来说利大于弊。

即使大多数国家联合起来,要消灭比特币,那也必须关闭整个地球上的互联网。但是,总会有一些小的国家不会加入,它们想借机吸引资本(话音未落,萨尔瓦多)。 看看迪拜,它就是简单地规定,在夏季温度超过华氏130度的沙漠中,人们所建造的一切都不征收所得税。于是,它从20世纪50年代一个靠捕鱼和潜水打捞珍珠的小村子,变成了沙漠中的大都市,拥有世界上第一个七星级酒店,和全世界最高的建筑。 会有一些小国家欢迎比特币,重复迪拜的壮举。 不过对我来说,最重要的是1932年,当时黄金还支撑着美国的货币供应,美联储必须保持一定数量的黄金储备。要印更多的钱,就需要获得更多的黄金。 罗斯福为了兑现他竞选时承诺的政府项目,需要增加货币供应量,因此,最好的办法是没收人们手里的黄金。

今天,美国或任何国家的央行,都不需要再担心这个问题了,因为所有的政府都脱离了金本位。他们现在只需在电脑上敲几下,就可以印钱,所以,不需要再没收比特币了。不像1932年,为了支撑美元必须没收黄金。

1944年,新罕布什尔州,布雷顿森林

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,44个盟国的代表,在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的华盛顿山酒店开会,就战后如何监管国际货币和金融秩序磋商协议。

1944年,美国是世界上唯一还采用金本位的国家,尽管它的美元价值已经不是1932年之前了。但是,它现在积累了世界上2/3以上的黄金储备,并且是唯一拥有基本完整的海军的国家。

在军事上和经济上,美国都是明显的王者。如果说19世纪属于大英帝国的全球贸易,那么20世纪下半叶就属于美国的霸权。

当美国拥有世界上60%的黄金储备,当美国的GDP战世界经济总量的60%以上,使用美元进行国际贸易是非常有意义的,因为欧洲和亚洲的国家,都需要进口美国商品,用来重建他们的经济和国家。 美国人还为这种贸易提供全球的航运安全,确保它所有的盟友可以去他们想去的地方,与想合作的人进行贸易。

而美国所期望的就是,它的盟国能和美国站在一起,对抗美国的敌人,而不是互相之间彼此争斗;并且使它们的货币与美元挂钩,而美元又作为最后一个金本位的货币,以35美元每盎司的标准,与黄金挂钩。 这也是为什么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,现在正在讨论布雷顿森林体系2.0。当美国的GDP只占全球GDP的20%的时候,全世界当然不希望,美元还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占到70%。

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董事们,对布雷顿森林体系2.0的使命包括:

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建立女子学校,以对抗性别不平等;

建设wifi网络;对抗全球气候变化;

免除那些无力偿还贷款的组织成员的债务,财富也因此重新分配。

这些未经选举产生的官僚,根本不是应对上述挑战的合适人选。即使他们是,没有美国,他们什么也做不了。

但是,美国现在对维护全球秩序,已经不感兴趣了。

虽然我没有金融学位,也没有从乔治·华盛顿大学获得全球关系硕士学位,但我在有声读物上听了很多历史书。而且,由于叛军骚乱,我被联合国部队用装甲运兵车护送,派往了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,带着50口径的机关枪。

如果你想真正了解人间疾苦,请到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待上一段时间。

有一次,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向车窗外望去,看到一个家伙,背上绑着火箭筒,骑着骆驼从灌木丛中跑出来,朝地里的一个农民开枪射击。

我不知道你会怎么解决部落争夺土地的问题,即使那里的本地人,都不知道怎么解决。但我可以肯定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那群未经选举的银行家,都不是做这件事的料;我还可以肯定,他们会装模作样地去做。 这就是我买比特币的原因。 毫无疑问,他们会在那些不属于他们的问题上,浪掷数万亿美元,除了浪费大量的金钱和时间,基本将一无所获。

1971年,最后一个金本位的死亡

美联储建立的第一个央行间流动性互换,是在1962年3月。最初是与法国,然后在该年年底,扩展到了其他九个中央银行。

起初,美联储向外国央行提供小额、短期的美元贷款,后来发展成为大额的中间贷款,直到1971年,尼克松总统关闭了黄金窗口,结束了美元与黄金之间的兑换。

在最后一个金本位制度结束的时候,央行间流动性互换在规模和期限的增长,并不被认为是经济健康的标志。所以,搞不懂为什么今天的人会相信,央行行长说延长互换能增加经济稳定性。 这其实更像是美联储主席,手握着世界金融衍生品炸弹的开关,他不能松开手。

二战刚刚结束的时候,相比欧洲和亚洲的市场,美国的经济是如此强大,对美国商品、服务和对美元的需求,源源不绝,他们都要从美国进口进行国家重建。 快进到20世纪60年代,世界贸易已经开始,美国盟国的经济已经复苏,并开始对美国的出口具有竞争力。 这意味着进口美国商品的需求减少了,各国不再需要购买那么多的美国货,于是可以用出口所得的美元换取黄金,并开始重建其黄金储备。

没错,我们又回到了19世纪帝国的规则,各国利用黄金储备,靠实力进行谈判。 在整个60年代,美联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印刷美元,以满足对其的需求,而美国的黄金储备则只增加了很小一个比例。面对纸质美元的膨胀,各国开始用美元储备换取黄金,因为与被稀释的美元相比,黄金无疑有更高的价值。 最终,它会达到一个点,那就是外国持有的美元总量(含欧洲美元),超过了美国储备的黄金总量。在这种情况下,各国更加趋向于用美元换黄金。 这再一次说明,政府不会放弃它们的黄金,当它们不得不放弃的时候,就会改变规则。

1971年,尼克松宣布关闭黄金窗口。这意味着,再没有人可以拿35美元,要求美国政府给他一盎司的黄金;而世界上所有拥有美元储备的政府,现在都被这些美元困住了。 从那时起到今天,地球上任何政府印制的纸币,都没有黄金或其他东西做支撑,只是靠政府的信用和人民对货币的信心。

秘密的沙特交易和政治黑金

随着1971年与黄金的锚定被断开,美国就开足马力印刷美元。以致于在1970年代,为了与通货膨胀做斗争,美元的利率上升到近20%。 1974年,美国与沙特阿拉伯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。沙特同意用美元为所有石油定价,并将其不断增长的石油财富投资于美国国债,以此为美国不断扩大的支出赤字提供资金。而美国从此将自己绑在了一个欺压整个波斯湾的精神变态狂,和地球上最大的恐怖主义输出国身上。

现在,每个从欧佩克进口石油的国家,都必须持有美元储备,用来支付他们的石油运输费用。 就是这样,美国国债成为了世界上流动性最强的债券,成为各国和大型跨国公司首选的国债资产。 作为回报,沙特阿拉伯,虽然没有能力对付2型糖尿病,更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对抗任何武装冲突,但是他们受美国领导的全球秩序的保护。 自从1914年6月,那个决定人类命运的日子以来,整个世界除了一个又一个绝望的地缘政治操作之外,没有做其他的尝试,去试图回归那个标准。

当前的和永恒的问题

当银行家和政治家告诉你,负利率对你有好处;他们真正瞄准的是你的时间。 时间是我们所有人都无法挽回的东西,在负利率之下,它也没有价值了。这就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问题,也是我买比特币的原因。

蒙塔古·诺曼,1920年到1944年的英格兰银行行长,早就知道会发展到这一步。 一战之后,他努力争取让英国重回金本位,因为他知道,一个不受约束的货币,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贬值,窃取人们的储蓄以及在工作中获得的安全回报。 在短暂的几年里,他取得了成功。但这对他来说并不容易,温斯顿·丘吉尔为此恨了他一辈子,因为这在政治上对丘吉尔非常不利。

世界上的中央银行,始终未能从一战对货币体系造成的致命创伤中恢复,最后转向了一种激进的货币政策。该政策是由一位年轻的英国经济学家,以一种挑衅的姿态宣扬出来的。他就是约翰·梅纳德·凯恩斯。 凯恩斯后来被称为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之父。他的经济学,就是现在世界中央银行运行的基础,因为它主张扩张赤字,允许债务随着时间不断膨胀。 所以,今天,我们已经接近0利率的临界线,会有哪个政客或者银行家真的想提高利率么?毕竟,这样做意味着,股票市场会调整和修正,大量负债的企业将破产,而每个人的退休金都与股市挂钩。 想继续留任的政客,总是会在选票面前,向公众的压力低头,继续增加货币供应,降低利率,因为这比通货紧缩要舒服得多。通缩确实能保护人们的储蓄,并获得较高的利率回报,但是它会导致企业关闭和裁员。

在这个剧本中,谈不上谁是坏人,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,都在做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。我在努力保护家庭和资产,银行家努力不被解雇,政客们努力谋取连任。 回顾前面几代人所做的决定,这完全可以理解。 对于这篇文章的读者来说,可以自己评估一下,是否想把净资产中的一部分,放到一种独立于政客和银行家体系的资产中去。 就我自己而言,在研究了历史之后,我觉得,无论是通胀还是通缩,比特币都是一种可以在系统外保存价值的方式。

自1914年6月以来,人类的这段旅程并不顺利;但是一个多世纪过去了,我们发现,人类还在解决同样的永恒的问题。 我怎么才能以流动的形式,最有效地保存资产价值,直到我可以明智地投资于未来的高收益资产? 在外面见吧。

附:

《手抄本标题中的诸神》(The Gods of The Copybook Headings)是拉迪亚德 · 吉卜林(Rudyard Kipling)在1919年出版的一首诗。

编辑安德鲁 · 卢瑟福(Andrew Rutherford)说,这首诗包含了“古老而过时的智慧”。吉卜林认为这些智慧已被社会遗忘,取而代之的是“一厢情愿的习惯”。

以下为该诗全文(译文来自网络):

当我经历我在每一个时代和种族的化身,

我向集市之神行了适当的跪拜。

透过虔诚的手指,我凝视着它们的盛衰,

我注意到,抄写本上的标题比所有的标题都要长久。

他们遇见我们的时候,我们住在树上,他们轮流给我们演视

水一定会把我们弄湿,就像火一定会燃烧一样:

但是我们发现他们缺乏提炼、远见和宽广的心胸

所以我们让他们去教大猩猩,而我们则跟随着人类的进步。

我们按照圣灵的指示行动,他们从来没有改变过他们的步伐,

既不是云,也不是风,像集市上的神.

但是他们总是赶上我们的进度,不久就会有消息传来

一个部落已经从冰原上被消灭,或者罗马的光明已经熄灭。

我们的世界建立在希望的田野,他们完全脱离了现实,

他们否认月亮是斯蒂尔顿;他们甚至否认她是荷兰人;

他们否认愿望是马;他们否认猪有翅膀:

所以我们崇拜市场之神,他许诺了这些美好的事物。

当寒武纪的措施形成,他们承诺永久的和平。

他们发誓,如果我们给他们武器,部落之间的战争就会停止。

但当我们解除了武装,他们出卖了我们,把我们交给了敌人,

字帖的标题写着:“忠于你所认识的魔鬼。

在第一个女性砂岩,我们被承诺的更加充实的生活

(从爱我们的邻居开始,到爱他的妻子结束)

直到我们的女人没有孩子,男人失去理智和信仰,

字帖标题说:“罪的工价乃是死。

在石炭纪,人们承诺人人都有丰富的食物

拆东墙补西墙;

但是,虽然我们有很多钱,但是我们的钱买不到任何东西,

字帖标题说:“如果你不工作,你就会死。’

然后市场之神跌倒了,他们巧舌如簧的巫师撤退了

最卑鄙的人的心也变得谦卑起来,开始相信这是真的

闪光的不一定都是金子,二加二等于四

字帖标题的上帝一瘸一拐地再次解释了这一点。

正如将来会发生的那样,这是人类诞生的时候

自从社会进步开始以来,只有四件事是确定的。

狗回到他的呕吐物,母猪回到她的泥潭,

被烧伤的傻瓜缠着绷带的手指蹒跚地回到火中;

在这一切完成之后,美好的新世界就开始了

当所有人都为生存付出代价,没有人必须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

水必定会浇湿我们,火必定会燃烧,

黑字抄本上的上帝带着恐惧和屠杀回来了!

(全文完)

热门文章
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exe4j详细使用教程(附下载安装链接)

一、exe4j介绍 ​ exe4j是一个帮助你集成Java应用程序到Windows操作环境的java可执行文件生成工具,无论这些应用是用于服务器,还是图形用户界面(GUI)或命令行的应用程序。如果你想在任务管理器中及Windows XP分组的用户友好任务栏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AUTOSAR从入门到精通100讲(126)-浅谈车载充电系统通信方案

01 引言 本文深入研究车载充电系统策略,设计出一套基于电动汽车电池管理系统与车载充电机的CAN通信协议,可供电动汽车设计人员参考借鉴。 02 电动汽车充电系统通讯网络 电动汽车整车控制系统中采用的是CAN总线通信方式,由一个整车内部高速CAN网络、内部低速CAN网络和一个充电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CMake(九):生成器表达式

当运行CMake时,开发人员倾向于认为它是一个简单的步骤,需要读取项目的CMakeLists.txt文件,并生成相关的特定于生成器的项目文件集(例如Visual Studio解决方案和项目文件,Xcode项目,Unix Makefiles或Ninja输入文件)。然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47.第十章 网络协议和管理配置 -- 网络配置(八)

4.3.3 route 命令 路由表管理命令 路由表主要构成: Destination: 目标网络ID,表示可以到达的目标网络ID,0.0.0.0/0 表示所有未知网络,又称为默认路由,优先级最低Genmask:目标网络对应的netmaskIface: 到达对应网络,应该从当前主机哪个网卡发送出来Gateway: 到达非直连的网络,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元宇宙技术基础

请看图: 1、通过AR、VR等交互技术提升游戏的沉浸感 回顾游戏的发展历程,沉浸感的提升一直是技术突破的主要方向。从《愤怒的小鸟》到CSGO,游戏建模方式从2D到3D的提升使游戏中的物体呈现立体感。玩家在游戏中可以只有切换视角,进而提升沉浸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flink的伪分布式搭建

一 flink的伪分布式搭建 1.1 执行架构图 1.Flink程序需要提交给 Job Client2.Job Client将作业提交给 Job Manager3.Job Manager负责协调资源分配和作业执行。 资源分配完成后,任务将提交给相应的 Task Manage。4.Task Manager启动一个线程以开始执行。Task Manage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十进制正整数与二进制字符串的转换(C++)

Function one: //十进制数字转成二进制字符串 string Binary(int x) {string s "";while(x){if(x % 2 0) s 0 s;else s 1 s;x / 2;}return s; } Function two: //二进制字符串变为十进制数字 int Decimal(string s) {int num 0, 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[含lw+源码等]微信小程序校园辩论管理平台+后台管理系统[包运行成功]Java毕业设计计算机毕设

项目功能简介: 《微信小程序校园辩论管理平台后台管理系统》该项目含有源码、论文等资料、配套开发软件、软件安装教程、项目发布教程等 本系统包含微信小程序做的辩论管理前台和Java做的后台管理系统: 微信小程序——辩论管理前台涉及技术:WXML 和 WXS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树莓派驱动DHT11温湿度传感器

1,直接使用python库 代码如下 import RPi.GPIO as GPIO import dht11 import time import datetimeGPIO.setwarnings(True) GPIO.setmode(GPIO.BCM)instance dht11.DHT11(pin14)try:while True:result instance.read()if result.is_valid():print(ok)print(&quo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ELK简介

ELK简介 ELK是三个开源软件的缩写,Elasticsearch、Logstash、Kibana。它们都是开源软件。不过现在还新增了一个 Beats,它是一个轻量级的日志收集处理工具(Agent),Beats 占用资源少,适合于在各个服务器上搜集日志后传输给 Logstas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Linux 基础

通常大数据框架都部署在 Linux 服务器上,所以需要具备一定的 Linux 知识。Linux 书籍当中比较著名的是 《鸟哥私房菜》系列,这个系列很全面也很经典。但如果你希望能够快速地入门,这里推荐《Linux 就该这么学》,其网站上有免费的电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Windows2022 无线网卡装不上驱动

想来 Windows2022 和 windows10/11 的驱动应该差不多通用的,但是死活装不上呢? 搜一下,有人提到 “默认安装时‘无线LAN服务’是关闭的,如果需要开启,只需要在“添加角色和功能”中,选择开启“无线LAN服务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【嵌入式面试宝典】版本控制工具Git常用命令总结

目录 创建仓库 查看信息 版本回退 版本检出 远程库 Git 创建仓库 git initgit add <file> 可反复多次使用&#xff0c;添加多个文件git commit -m <message> 查看信息 git status 仓库当前的状态git diff 差异对比git log 历史记录&#xff0c;提交日志--pret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用Postman生成测试报告

newman newman是一款基于nodejs开发的可以运行postman脚本的工具&#xff0c;使用Newman&#xff0c;可以直接从命令运行和测试postman集合。 安装nodejs 下载地址&#xff1a;https://nodejs.org/en/download/ 选择自己系统相对应的版本内容进行下载&#xff0c;然后傻瓜式安…
暂无图片
编程学习 ·

Java面向对象之多态、向上转型和向下转型

文章目录前言一、多态二、引用类型之间的转换Ⅰ.向上转型Ⅱ.向下转型总结前言 今天继续Java面向对象的学习&#xff0c;学习面向对象的第三大特征&#xff1a;多态&#xff0c;了解多态的意义&#xff0c;以及两种引用类型之间的转换&#xff1a;向上转型、向下转型。  希望能…